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站为小巴娘的HC站
主要产粮,顺便写写足球
直男绕道

一世迷离(贰拾)

斑斑就是大老师,大老师就是斑斑

失忆的薛沦陷倒计时开始

正文

==============================

嘎嘎刚把头重新埋回书里,外面有一阵声响,嘎嘎立马丢下书跳了起来。

当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少年推开门的时候,薛之谦发现嘎嘎腾空跳起,然后一下子把来人抱住。

“哥哥你终于回来啦!”薛之谦看到激动的嘎嘎把来人整个抱起来。

“你这孩子够了。”来人明显带着笑意。

当嘎嘎把来人放下来的时候,薛之谦看到来人的脸。

该怎么说来的这个人呢?有些消瘦,但眼角和嘴角都挂着温暖的笑意,有点痞却有非常阳光,比较特殊的额头前的绿毛,显得有些可爱。这样的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但薛之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哎哟喂你醒啦。”那个人走了过来,摸了摸薛之谦的额头,“烧退了?”

感觉到这个人的手碰到额头的瞬间,薛之谦胳膊上的印记开始发痛。自己是不是真的曾经认识这个人?但回头想起来,这个人应该是嘎嘎的哥哥,也就是那个斑斑?自己对斑斑这个名字的确毫无印象。

“你是斑斑?”薛之谦脖子后仰避开这个人的手问道。

“嗯哼,就是我。”斑斑收回手,“你叫什么?”

薛之谦愣了几秒,脑子里飞速的旋转,首先肯定的是,在崇都,绝对不能说自己是薛之谦。

“我叫迷离。”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就这么顺理成章的说出来,还好不是个难听的名字。

“迷离?”斑斑笑了,“一丝烟火,一世迷离,不错的名字。”

薛之谦听到后半句,明显愣了下,这句话似乎在哪里听过。

可是自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这个斑斑按理来说应该是寻常百姓,但自己初步估计了下,这个斑斑的仙力应该不弱,正常的百姓应该没有办法修炼到这么高的仙力。而他的弟弟嘎嘎,一看也不是个普通孩子,说话做事虽然有些稚嫩,但明显也懂些世故。他们到底是谁?救自己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但明显,现在自己的身体状态明显不行,现在也不是拷问别人的最佳时期。薛之谦把满腹疑问放在心里。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他们。

“呢,这是你的神兽。”斑斑把一只松鼠递到他面前。

小松鼠!他记得这只小松鼠,虽然不记得是怎么得来的,但是他确定这是他的神兽。

“主人我对不起你,我没有守好册子555555555”小松鼠跳到他的怀中不停地蹭着,一边蹭还一边没节操的哭着。由于能听到小松鼠说话和哭声的只有薛之谦,所以其他两人只看到一直松鼠在薛之谦怀里打滚。

薛之谦刚想问什么册子的时候,小松鼠被嘎嘎拎了起来。

“你不要弄脏别人的衣服,很不礼貌!”嘎嘎义正言辞的教训着小松鼠,果然小松鼠眨巴眨巴眼,暂时停止了哭泣,然后又蹦回薛之谦的怀中,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

“好啦,不哭啦”薛之谦安慰着小松鼠,同时心中有了其他想法。

“你说的是什么册子?”薛之谦知道自己和小松鼠的交流别人听不到,于是也没避开两人,问着小松鼠。

“就是你之前交给我的册子啊,”小松鼠看着薛之谦,“让我别给别人看的,尤其是神兽哥哥的主人。”

“神兽哥哥的主人是谁?”薛之谦觉得这是个关键点。

小松鼠开始手忙脚乱的形容起神兽哥哥的主人,满脸的憧憬和向往,还跳到斑斑的肩上手舞足蹈起来。这一切让薛之谦觉得,自己作为一只幼年神兽的主人,的确很失败。

“哎哟喂,你这神兽还真可爱。”斑斑摸摸小松鼠的头:“嘎嘎哪天我给你弄一只。”

“这只本来就是我的……”嘎嘎嘀咕着,薛之谦并没有听清。

摸摸嘎嘎的头,斑斑似乎有些内疚,但比起这个半卧在床边的人,他还是不自觉的把天平倾斜了。

“嘎嘎,今天腾空技学的怎样了?”斑斑拿起桌边的书,“还不去院子里练练,等下我来考你。”

听到可以和哥哥过招,嘎嘎很高兴就冲出去练技能了。

屋子里终于只剩两人了,气氛一下子有些凝固。

薛之谦知道,这个少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本来不打算在这个时候拷问的,但这熟悉感让他非常的难受,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哪怕自己得到了不想要的结果,起码自己也不会这么迷惑。

既然下了这个决定,薛之谦就开始行动。

“你是谁?”薛之谦冷静的问道。

“我是斑斑。”对方冷静的答着。

“真名。”薛之谦明显不信。

“重要吗?”斑斑抬起他的下巴,看着他。

够了,这熟悉感真的够了!薛之谦在内心深处呐喊着,到底自己认不认识他,为什么自己失忆了?对方到底是敌是友?

然后更让他觉得够了的一点是,自己看着这个叫斑斑的少年的眼睛,为什么心跳如此之快?自己并不是那种会一见钟情的人,所以自己和这个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但失忆的他现在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在崇都,他遇见的更多的是对家,就算和这个人发生过什么,也不自己现在的状况不是对方一步步的计谋。

“迷离,”斑斑倾下身,迅速的捉住对方的唇瓣,薛之谦头脑一片空白,但唇间的熟悉感又让自己不自觉地抬头去索取,仿佛要吸进对方所有的空气。本身有些不适的身体也渐渐的支撑不住,但对方的吻却丝毫没有减轻,反而更加沉重的压了过来。

直到自己的头磕在床板上,薛之谦才一下子清醒,推开了身上的人。

“你到底是谁?”薛之谦喘着气问着,“还有,你知道我是谁?”

“知道”斑斑将自己的头贴近他的头顶,把他整个人都抱在怀中,“你是迷离,也是薛之谦。”

果然,这个人是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他所做的一切都是有目的的,薛之谦想要挣扎的推开,无奈抵不过身上人的力气。冷静思考了下,头发因为修炼成为绿色的应该是植物系的人,那么这个人,一定和张家有关,而这个岁数有这个修为的……

“大张伟!”薛之谦浑身一紧,“你是大张伟!”

“哎哟喂你终于记起我的名字了,”大张伟将薛之谦抱的更紧了,“不过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不管你记不记得我,我都不会放走你。”

-TBC-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