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站为小巴娘的HC站
主要产粮,顺便写写足球
直男绕道

一世迷离(捌)

第一次被催文,好兴奋哦!!

嗯,所以我来更文了,嗯 - -

废话少说,来正文

==========================

趁着最近比较清闲,大张伟假借帮助薛之谦提升仙力的名义,常常来访。阴阳龙珠的相吸也让两人的仙力大有提升。现在的薛之谦不仅能幻化出小火苗,还能做一些初级的幻化术。只是这些幻化术骗骗别人还行,骗二等仙力的大张伟每次都没好果子吃。比如有一次,薛之谦将麻痹药幻化成甜点想骗喜爱吃甜食的大张伟吃下去,眼看着大张伟已经放入口中,却在下一瞬间被咬住唇,药也硬生生的被推了进来致使全身麻痹被动手动脚没法反抗。但不管怎样,反正薛之谦的仙力在以飞速进步着,渐渐的到达了四级。

但他大张伟清闲的日子毕竟也有尽头,这不,张家的一些琐事一下把他绊住了,薛之谦闲着无聊,就带着护卫甘世佳去贸易会上寻求一些商机。但意外就出现在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巷子中,薛之谦被袭击了。甘世佳拼死护着薛之谦,但终究因为寡不敌众,身上也挂了彩。

甘世佳虽然是薛之谦的护卫,但是从小两人一起长大,薛之谦带甘世佳更犹如亲人一般。眼见着甘世佳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薛之谦有些着急,因为在这么下去,甘世佳估计不仅仅是挂彩那么简单了。所以希望甘世佳先走通风报信,但他甘世佳哪里肯离开,依然护着薛之谦往回撤。

但甘世佳万万没有想到,此刻的薛之谦已经有了仙力,两人撤到一个拐角的时候,薛之谦从背后击晕了甘世佳,并用仙力将他幻化成一个墩子,自己走了出去。

面对的这些人都是武力和仙力都不弱的人,薛之谦并不敢显示出自己那薄弱的仙力去对抗,仔细思考了几秒钟,他发现来者并没有要赶尽杀绝的意思,自己暂时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于是也没有想着要逃跑。这个时候,自己被抓,留下点线索,比硬抗要好的多。

薛之谦被放出麻袋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小屋子里,一个带头的把他双手反绑起来,双脚也固定住,然后离开,也许是看薛之谦并无半点仙力,他们也就留了两个人在外看守。薛之谦仔细看了下周边,似乎是一个官宦人家一间小屋子,设施还挺齐全。仔细听了下门口,似乎也没有其他动静。

作为薛家的独生子,虽然从来没有战斗力,但危机意识和逃生意识还是有的。在判断清周围环境后,薛之谦知道,自己想要逃出这个地方明显不太现实,不如发布求救信号,让薛家的武士来营救。

首先重要的是要自己先解绑了,还好自己已经拥有了些仙力,一个小的火苗很快就把手上的枷锁解开了,脚下的更是不在话下。接下来的问题是,怎么去发射求救信号给薛家的武士。

薛家传统的求救信号是气味,这个气味只有薛家人才能闻到。但这屋里熏香的气味太浓,难免会影响。还好自己在被麻袋套起来之前,就用火苗在墙上印了个印记,沿路也不停的将身后五米外的小石子幻化成金子,有贪财的路过必然会闹出点动静。想了下,一会甘世佳醒了,肯定会求救,自己气味行不通,他肯定会去找大张伟,所以大概再过一个时辰,大张伟就会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


正在处理公事的大张伟果然接到下人相报,满胳膊血的甘世佳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第一次感到心慌。

大张伟发现,以前的他什么都不怕,自己命都可以不去担忧,但他看到挂了彩的甘世佳后,他怕了。

不能死,薛之谦,你一定不能死。大张伟内心呐喊着冲了出去。

走到门口,就被前来串门的钱枫给拦住了。

“哎哎哎,大张伟你这急吼吼的去哪?”钱枫觉得不拦住他,肯定要出事。

“你让开,”大张伟红着眼,“不想死就让开。”

“哎哎哎,你说说看,这是怎么回事?”钱枫拦着大张伟,问向甘世佳,“你急吼吼的能解决问题吗?大张伟你不是一项很冷静的吗,这是在干什么?!”

大张伟一下子反应过来,转身速度移到甘世佳的面前:“甘世佳,薛之谦到底怎么回事?”

甘世佳讲了下事情的大概,然后告诉大张伟,薛之谦的气味在城南的一条街上断掉了。家丁也正如薛之谦预料一般在此时告诉大张伟,通往城南的这条街上,出现了一些莫名的金块,但拿到手后却全部变成了石头。

大张伟判断出着一定是薛之谦给出的信号,便随着路线一路追踪到城南,最终停留在了梁府。

“你们在这里等会,我一个人进去比较省事。”大张伟让其他人在梁府对面的巷子里待命。甘世佳想要跟着去,大张伟直接让钱枫给他定住了。

在梁府探寻了一会,大张伟很快就发现了薛之谦的位置。拨开房梁一看,薛之谦安然无恙的坐在地上,提到嗓子眼的那口气终于可以放下了。

在得知薛之谦没什么大碍后,大张伟开始不急不慢的看着坐在地上在思考问题的薛之谦。他的眉头皱成一团,两只手不停在地上写写画画,然后又抬头思考。哎哟,自己突然也想这样关着他,多好。


薛之谦在测算逃跑方案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后一阵风,防备心陡然大增,猛的回头,却看到了大张伟那张嬉笑不羁的脸。

大张伟把食指放在唇边,然后拉着他的手坐在地上,在地上写道。

“你先把自己绑起来”

薛之谦翻了个白眼,大张伟知道,如果能说话,薛之谦一定骂他神经病。

“来配合我演一出戏呗,你先绑起来吧。”大张伟继续写着,说完拿起绳子又把薛之谦绑了起来,不过这次绑的很松,松到薛之谦都可以挣脱。

看着又被绑起来的薛之谦,大张伟忍不住的想起那天被麻痹得难以动弹的他,顿觉可爱,下意识的抬起薛之谦的下巴,再次亲了上去,却被薛之谦一脚踹开。

“乖,我等下来救你。”抿了抿嘴,结束这个吻后,大张伟在地上写完这段话后,又翻出了房间。

“喂,能不能帮我擦下嘴啊,都是你的口水,脏死了。”看着大张伟头也不回的飞了出去,不敢发出声音的薛之谦唯有在内心呐喊着。


-TBC-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