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站为小巴娘的HC站
主要产粮,顺便写写足球
直男绕道

【祯驰】我才不叫小保姆【白驰篇】

【白驰视角】

白驰被安排去监视那个赵祯,对,那个赵祯,白驰心里呸了一口,那个骗子。

尽管白驰不愿意的,但是白哥哥的话,他不会不听,于是白驰就去了。

渐渐地,白驰发现,其实做这个骗子的保姆也不难,无视他的废话,烧烧饭,打扫打扫卫生,做做生活助理,也没什么。

只是监视这个骗子,让他也慢慢改观了一些看法。

他并没有像SCI猜测的那样去见什么人,每天都是一个人,形单影只,最多客套般招待一些商业伙伴。

他也没有像之前走的保姆说的那么暴脾气,只是喜怒哀乐都喜欢挂在脸上。

在将近一个月的监视后,当基本可以排除赵祯的所有嫌疑后,白驰也意识到他的任务也已经完成了。

展博士指导着他全身而退,注销一切信息,不留一片云彩。


白驰不做小保姆的第一天,回家做着冬瓜排骨汤,却突然想起了,那个骗子不知道能不能好好吃饭。

管他呢,反正现在APP都可以点饭。白驰摇了摇头,试图摆脱这个骗子的影子。


白驰不做小保姆的第二天,他在电视上看到了赵祯的魔术表演,穿的一如既往的光鲜亮丽,原来没有他,赵祯一样可以有着很好的搭配。白驰恨恨地咬了一口馒头。


白驰不做小保姆的第三天,手机突然来了一条提醒,是赵祯每月接待商业伙伴的日子。白驰愣了愣,才意识到自己忘了删除每月固定提醒,看着备忘录上密密麻麻的事项,不知道赵祯是否全部能做好,但这又和他白驰有什么关系呢,白驰再次摇摇头,向左滑删除内容,与过去say goodbye。但就在那天晚上,白驰做了个梦,梦见那个骗子迷失在沙漠中,四处奔跑寻找出路,他看到赵祯终于跑累了,倒下了的时候,醒了,摸了摸脸颊,湿了一片。他想去看那个赵祯,哪怕赵祯是那个小时候捉弄自己的骗子。


白驰不做小保姆的第四天,白驰打开赵祯家的门,却发现家中异常黑暗,只有卧室亮着点点光芒,白驰赶紧推开卧室的门,看见赵祯蜷着身体,脸红红的缩在床上发抖。白驰吓到了,赶紧翻出药箱试图喂赵祯吃下药,但赵祯嘴巴紧闭,白驰急的只能自己叼着药片口对口送了进去,却被生病的人抱住。白驰听见赵祯迷迷糊糊的囔囔着小保姆,气的又推开了他。心想我才不是你的小保姆。


白驰不做小保姆的第五天,想着自己在赵祯身边做保姆的日子,想着小时候赵祯捉弄他的样子,有些难受。在他做保姆期间,他看着赵祯如何一个人撑着,意识到了节目上的他和现实的他有着怎样的差异,也明白了,那个小时候捉弄他的骗子,到底是多么的不容易。

他有点想赵祯了。


于是,白驰趁赵祯不在的时候,打开家门,他看到里斯本跳着扑向了他,叼走他手上的牛肉,是的,他本来想要给赵祯带的干切牛肉。

白驰被里斯本逗乐了,仿佛报了小时候赵祯捉弄他的一箭之仇。于是接下来两天、三天,他也总喜欢带着干切牛肉去喂里斯本,找一次,似乎就像报了一次仇那般痛快。

白驰寻思着,如果哪天来的时候,赵祯在的话,就和赵祯说明一下呗,可偏偏这段时间,赵祯很奇怪,天天不在家。白驰暗想着,会不会赵祯终于有了可以倾诉的人。

白驰莫名地难过起来,突然他不想在见到赵祯了,也不想解释任何事情了。

原来我只是一个小保姆,白驰这么想着想着,哭了出来。

登上了有着赵祯联系方式的微信,白驰想要好好的告一个别。

没想到一打开n条消息,都是来自于同一个人。

白驰点开仔细的阅读了,终于笑了。

“骗子!”白驰抹干了眼角的泪,枕在里斯本的背上。

原来他并不只是小保姆,那既然这样,他就再陪里斯本玩一会,等着那个骗子回家。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