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站为小巴娘的HC站
主要产粮,顺便写写足球
直男绕道

【祯驰】第二次爱恋(4)

cp:赵祯/白驰

里面关于心理学、医学的内容,都是我瞎编的,我并不懂医学,随便写写。。。。

孟然已经渐渐浮出来了

白驰离被赵祯吃不远了,但愿我能写出一辆四驱车(。。。没信心ing),不过这章没车,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以下为正文

=================================


白驰是一个懂感恩的人,尽管孟然没有办法参加回归party,但是他还是觉得要请孟然吃个饭感谢救命之恩。趁着孟然不值班,白驰便约在火锅店。只是进来后白驰才发现,火锅店有多不适合孟然,因为脱下白袍的孟然换上的是一件大衣,显得温文尔雅,和火锅一点也不搭。

“对……对不起,我没问你想吃什么,就擅自约你来这儿了。”白驰搅了搅自己的调料。

“没关系,只要是白驰你约我,哪里都ok。”孟然笑着,伸手揉了揉白驰的头发,“别看我是医生,我也很喜欢吃这种辛辣刺激的食物。”

“那太好了。我还怕你不喜欢,还要说我,”白驰抬头,看着孟然注视他的眼睛,又不好意思低头,“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吃火锅了。”

可能辣辣得烫烫的味道很像他最近的心吧。

“哈哈,你也怕我念叨?那……如果我说你的话,你会听吗?”

白驰连忙点头:“会的,孟大哥你和我说的必然是对我好的。”

孟然眼神突然黯淡了一下,但随即便恢复,并指了指菜:“赶紧吃吧,都开了。”

“嗯,不过在吃之前,”白驰举起自己装满雪碧的杯子,“先感谢孟大哥救命之恩。”

“不用谢,医者之心,”孟然举起杯子,“全当缘分。”

 

白驰吃的不亦乐乎,而孟然却很斯文的一点点边吃着边看着白驰,看着他额头上冒出一颗颗汗,看着他不停地喝饮料解辣。

可能是饮料喝的有点多,白驰不得已的要去厕所。上完厕所洗漱的他,看到镜子里出现了一个人。

“赵……赵爵!”白驰惊了,怎么他总是在厕所和自己碰面。

“白家小白兔~”赵爵戏谑的称呼了一下白驰,又严肃起来,透过镜子里看着白驰,“注意,你所认为的不一定真实。”

“我所认为的?”白驰被弄的有些迷糊,“什么意思啊赵叔叔?”

“我还在调查,但我有这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白驰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白家小白兔又上当的感觉。”

“……”

第二天,白驰走进了白sir的办公室,一五一十的说了昨天和赵爵见面的事情。

白玉堂觉得有些蹊跷,于是找了个理由把白驰支了出去,并交了展昭。

果然,展昭听说这事和赵爵有关,全身毛都竖了起来。

“那个老狐狸就会忽悠!”展昭牙痒痒的,“天天不干正事躲在茅坑里!”

“但是,猫儿,”白玉堂顺了顺展昭的头毛,“赵爵他不会无缘无故的搞事情。”

“那他直说啊,打什么哑谜,谁和他一样闲?”

“所以,我觉得我们要调查一下这个孟然。我总觉得他出现的时机有些微妙。”

“但孟然如果想要害白驰,在住院的这些时间应该早就下手了。”

“那也是,但我总觉得这件事有些蹊跷,事关白驰,最好查一下,只是他还在恢复期,先不去让他参合吧,”白玉堂沉思了一下,“但赵祯那边,我觉得我们倒可以先提前通个气。”

说完,白玉堂便给赵祯发了个信息。

 

“在白驰出事后,我试图找过他,拦住我的就是这个孟然。”赵祯和展昭和白玉堂说到,“现在我才发现这其中有一些不对劲。”

“你为什么被拦住了就没有去?”展昭喝了一口咖啡,“这不符合你赵祯的性格。”

“回答你这个问题之前,我想要先问你一个事。”赵祯说,“我之前受伤那么严重,白驰知不知道。”

“知道。”

赵祯左手握紧拳头,右手捏紧了杯子。

“那……他那个时候他的状态怎么样?”

“状态?”白玉堂看向赵祯,感觉到他的情绪,“你为什么会问这个?正常情况下,人总会被自己身边的人而担心吧?”

“我要的不是担心这个词,我只是想知道担心的程度。”赵祯看着白玉堂,“我被告知的是,他因为担心我做出过激的举动,在IUC前昏倒三次。”

“昏倒?”展昭轻笑了一下,“白驰的心理素质,会因为这件事情刺激到昏倒?是的,他的确很担心你。你们俩出事后,他和你一起住院,他很快就醒了,但你却躺在IUC昏迷不醒,他的确天天不听医生劝阻跑过去,好在白驰的身体没有什么问题,所以医院并没有硬性拦住,白驰每次看到你躺在那里,身体插满了管子,都会哭的稀里哗啦。但尽管如此,你知道吗,他一直和我还有老鼠说的那句话是什么吗?”

“什么?”

“他说,”白玉堂紧接着展昭的说下去,“白驰一直都在说,他坚信你会醒过来,他说你不是那么脆弱的人,他会一直等到你醒过来的时候,日日等夜夜等,直到你能醒来。”

啪——

赵祯一巴掌拍向桌子,紧接着握紧了拳头。

“我为什么会相信那个孟然的鬼话?他和我说,白驰三次昏倒在IUC前,醒来后却太痛苦,只能依靠安定剂才能安睡。医院知道他如果在注射安定他的身体就会受影响,但他却买通了其他病人,依然坚持注射来麻痹自己,最终注射量过多导致意识模糊,抢救回来后单单忘了我。而后我的确发现他忘记了我,也默认了这种事实,深怕刺激他,才没有再去医院看他,直到他康复出院。”

“这也太扯了!这个孟然果然有问题。”展昭冷静了一下,沉思着,便开始了分析,“第一,他很有预见性,他能笃定你不会和我们沟通你昏迷期间白驰的状态,从而拆穿他的谎话,是因为这件事对于你来说是痛苦,你应该不会对其他人提及,因此他应该很了解你的性格,而对于我们来说,因为白驰已经失忆——当然失忆的原因我们未知——这种事情多数无益。第二,他的目的未知,昨天我和老鼠已经排除了他对白驰不利这个选项,因为如果想动手,在医院一定是最好的时机,他大可不必等到白驰出院,剩下的就是两种,一种是是冲着他身边人来的,比如你,另一种,则是他不是要害他,而是对他有其他想法。”

“我比较偏向于后者,”白玉堂接着说,“因为至今为止,他从来不提你,他的线应该不会埋的那么长时间,太耗时耗力。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他对白驰有其他的想法,如果单纯一点的话,就是利用他失忆这件事情,把你们俩强行分开,然后他趁虚而入,如果复杂一点的话,失忆这个事情,多半也和他有关。不过也很奇怪,他并没有在医院采取任何行动。”

“可恶,”赵祯握紧拳头,“我也有这种感觉,但在某些方面,又觉得那不是单纯的喜欢。”

“说回白驰,他出院见到你的时候也好,后来的接触也好,并没有过激的反应,所以应该不会因为你而导致失忆症加深。在心理学中,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器官受到不可逆转的损伤,暗示、过去重现并重新排列组合,是可以帮助记忆恢复的。”展昭说,“所以我建议可以从你自己入手,帮助他恢复记忆。如果能弄清在你受伤期间的事情和白驰失忆的原因,也许一切事情都会水落石出。”

“至于孟然那边,我会找人查他。”

“展昭,你确定我不会刺激到他吗?”

“不会。要刺激早就刺激了。他出院的时候我也做过一系列的心理测试,不太可能会有问题。后来他见过了你,我又几次侧面测试了几次,也没什么问题。”展昭暗暗偷笑了一下,“但毕竟刚出院不久,你力度小一点。”

“猫儿,你这是在卖我弟弟吗?”白玉堂咳了一声,又向赵祯使了眼色,“什么力度要小一点啊?”

“哎,死老鼠你说什么呢?”展昭想了下白玉堂的话中话,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我是说恢复记忆的进程要放慢一点,不能激进。”

“放心,”赵祯舒缓了情绪,“什么样的力度,我都会小一点,但我绝对都会让他到点。”

噗——

白玉堂喷了一嘴的咖啡,对天发誓,自己绝不是在卖弟,哪怕是一个堂弟。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