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都不算爱

本站为小巴娘的HC站
主要产粮,顺便写写足球
直男绕道

【祯驰】第二次爱恋(3)

cp:赵祯/白驰

我写的有点欢脱了。。。

剧透:没有来的人都是有原因的,比如赵爵,比如孟然,比如来了又跑了的包sir

以下为正文

=====================================

白驰的归来party如期进行,赵爵不知道去那个角落干什么坏事了,嚷着有猫没他坚持不肯出现,包sir倒是来丢了个礼物后又因为什么事匆匆跑了。而本来应该参加party的孟然表示,医院临时通知,应股东要求,全体医生参加会议,以提高医院的高效率。然而医院最大的股东白锦堂却坐在沙发上端着红酒看着旁边的公孙。

白驰心里的想法其实挺多的,孟然不来白驰的确有些遗憾,但想着以后补一顿也不是什么大事,也并没有太放在心上,但有个不该来的,白驰一直有些记挂。是不是花心的人,都喜欢撩到别人心发痒,然而自己却从不放在心上?

白驰闷闷地想着想着,门铃响了。

那个赵祯吗?白驰莫名的感觉一颤,赶紧跑过去开门。

刚拉开门,白驰还没反应过来,一条巨型动物就扑了过来,直接把白驰扑倒在地。

头昏眼花的白驰睁开眼睛,就看见那只巨型动物用毛茸茸的脑袋蹭自己。

“里斯本?!~~你不是猫么?怎么长得那么大??”

展昭扶额,每一次见到里斯本,白驰为什么总是说那一句话。

“里斯本你怎么来了?”白驰头探过去,发现门口并没有人,有些疑虑的站了起来,里斯本却不依不饶地继续扑向他。白驰一个趔趄,差点又摔了过去,直到后背抵向一个柔软的怀抱。

“小心,小白驰~”赵祯的气息从白驰的后耳根钻进白驰的颈窝,引的白驰一阵搔痒,条件反射般的跳开。

红着脸看看里斯本,再看看赵祯,高智商的白驰终于理清了。

“哇,你就是我小时候那只猫的主人,那个骗子!”

“呃……”赵祯不知道该什么好,毕竟游戏玩掉一半跳掉只能读档重新开始并不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气氛一瞬间又降到了冰点,而打破平静的则是阳阳。

“爸爸,我们什么时候能吃饭。”阳阳拉了拉洛天的袖子。

“咳……看阳阳都饿了,那让我们举杯庆祝白驰回归吧。”白玉堂备着白驰给阳阳眨了个眼,举起杯子。

欢声笑语中,白驰任由自己的脑袋被SCI一帮人搓来搓去,SCI的人也好,SCI的家属也好,都用这种特殊的方式欢迎白驰出院,白锦堂是这群人中最例外的那一个,一声不吭地送了一堆都不敢随意推测价格的药材。唯一不能欺负他的阳阳,只是拽拽白驰的衣角,要求白驰蹲下,给他一个拥抱。

而那个魔术师呢,却没有走近他,只是一直站在旁边,一边喝着香槟,一边看着他。

渐渐的,众人忘记了party主题,开始漫无目的的疯着,八卦着警局又有什么传闻,哪里又出现什么鬼混。得亏包sir不在,否则看到这帮人又唱又跳又宣传封建思想的德行,又得血压高升,厕所清洁豪华大餐当然也不可避免。

酒足饭饱之后,阳阳因为年纪比较小渐渐有些犯困,洛天和马欣先带他回家休息了,赵虎和王朝也护花使者般的把自己已经醉的不行的明星女朋友送走,以免太晚被小道记者抓住乱写一气。公孙和白锦堂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反正两人有特殊的结界,无人可以影响之。蒋平则是看着展昭指挥白玉堂做清洁工作大呼刺瞎了双眼,也开溜了。

而赵祯呢,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喝的比较多,坐在沙发上,用手撑着额头,闭上了眼睛,里斯本趴在旁边,安静的很。

他在烦恼着什么呢?还是他已经醉了?白驰暗自思考着,走了过去。

“赵……赵祯……”白驰轻轻推了推他,却见他没有反应。

展昭和白玉堂低语了什么,白玉堂解下围裙,走了过去。

“那个,白驰,我们先走了。”白玉堂比划了一下自己和展昭。

“白驰,死老鼠已经清洁好了,我们就先回去了,那个赵祯估计喝多了,你安排一下。”

“我?”白驰指了指自己,又看了看赵祯,“为什么是我?”

“小白驰,要不要帮哥哥一个忙,”白玉堂眨了眨眼睛,“让我可以单独和猫过个浪漫之夜?”

“死老鼠你……”展昭红着脸,看了白玉堂一眼,不得已豁了出去,“白驰,行不?”

白驰哪敢再说一个不,只能连忙点点头。

目送白玉堂展昭出门后,白驰才想起沙发上有个大麻烦,那个喝醉的人。

“喂……喂……喂……”白驰反复戳了戳赵祯的肩膀,里斯本听闻动静抬头看了一眼,看主人依旧闭着眼,估计一时半会走不了,便又低头趴在地上打起了盹。

见赵祯依然没反应,白驰大胆的打量起他来,微微皱起的眉毛,垂下的发丝,弯弯的嘴角。那种熟悉感又随着自己的观察慢慢浮现出来。而这种熟悉感竟然让他莫名其妙沉浸下去。他想要靠近他,近一点,在近一点。

轻轻啄了这个人的唇后,白驰的脑子中出现无数画面,却有抓不住任何一个细节,直到回过神来的时候,白驰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吓得猛的推开赵祯,蹲在地上蹂躏自己的头发。

 

赵祯的确喝的有点多,但他没有醉,只是闭着眼睛,回想着以前的属于他和白驰的亲密。

自从那次事故后,白驰就不记得他了,他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给白驰带来了那么多的伤害,让白驰宁愿忘记他来自我保护,哪敢直接和白驰说出真相?

忘记的人可以天真浪漫,可还记得的人呢?为什么只有煎熬?

但你要他赵祯放弃,那绝不可能,如果白驰不能想起他,就让白驰再爱上他。

直到所有人离开,他才从这份回忆中走了出来。

感觉到白驰的靠近,赵祯没有想好该用哪一个自己面对他,所以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依然假装沉睡。

他感觉到白驰的手在撩拨自己头发,感觉白驰一步步的靠近,内心的欣喜不言而喻,只是他忍住了,他想知道白驰会不会抱抱他,给他一丝慰藉。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白驰没有抱他,而是主动把拥抱上升为亲吻,在那一瞬间,他只想箍住白驰的脖子,加深这个吻。

然而在赵祯想要付诸实践的时候,他感觉到白驰如同受到惊吓一样,突然放开他。

赵祯眯着眼,看着白驰蹲在旁边,一边哇啦哇啦的叫着,一边揉着自己的头发。

“我我我我到底在干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驰蹂躏头发的幅度越大,赵祯的嘴角便越是不自觉的上扬,终于忍不住,发出“噗”的一声。

白驰的动作瞬间停止,机械性的扭过头看着赵祯。

“白驰,你干嘛和你的头发过不去。”赵祯假装打着哈欠,“他长在你头上,又怎么得罪你了?”

“你你你你……你什么时候醒的?”白驰话都讲不利索,顶着一头鸡窝,抖抖索索。

“你叫那么大声,我能不醒吗?”赵祯突然弯腰靠近白驰,“你那么心虚干嘛?是不是在我睡着的时候,对我欲行不轨?”

“没没没没……没有!”白驰结结巴巴,“谁谁谁,谁对你不不不不轨了?你你你以为你你是谁啊。”

赵祯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的白驰又迷失了一秒钟,再次强行把自己拽回来。

“天这么晚了,你你该回家了。”白驰指了指里斯本,“你看它都困了。”

“好!”赵祯心情很好,也没有为难他,一只手插着口袋站了起来,一只手牵着里斯本,“那~再见哦,小白驰~”

把赵祯推出去后,白驰关上门,把后背抵在门上,一只手摸着自己的唇,一只手捂着心脏。

回想着自己那不自觉的吻,白驰不断问着自己,你为什么心跳的这么快?


 

评论(3)

热度(56)